•                                                                                                                                                                                                                                                                                                                                                                                           English
  • ——
    醫院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醫院新聞

    【抗擊疫情】中國專家組赴塞爾維亞支援疫情防控

    發布日期:2020-03-23發布人:guanliyuan

       3月21日,應塞爾維亞政府邀請,受國家衛生健康委委托,由廣東省組建的中國政府赴塞爾維亞抗疫專家組啟程出發。



       

       當地時間3月21日19:30分,中國援助塞爾維亞的6人專家醫療隊抵達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國際機場。

       隨著專機帶來的,有中國政府緊急籌集的十幾噸的呼吸機、口罩、試劑盒等防疫物資。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衛生部長、國防部長等多位政府官員在停機坪等候,武契奇與醫療隊成員一一碰肘,表示熱烈歡迎和由衷感謝。
       此次赴塞爾維亞執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援助任務的抗疫專家組成員中,有兩位來自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他們是中山一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主任郭禹標教授和急診科副主任熊艷教授。中山大學黨委書記陳春聲,中山大學副校長、中山一院院長肖海鵬,黨委書記駱騰等在機場送行。 

       兩位經驗豐富的臨床專家接到任務后就迅速做好準備,他們將對塞爾維亞當地的醫療救治工作給予指導,分享中國,尤其是廣東的救治經驗。


    中山一院郭禹標與熊艷教授

    呼吸科名專家郭禹標:將分享經驗和體會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郭禹標教授擔任廣東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臨床專家組副組長,同時也是中山一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治專家組組長。他多次通過視頻連線參與廣東省疫情診治方案專家組討論會,并為武漢一線和廣東省內多名新冠肺炎患者進行遠程會診,為危重癥患者救治貢獻中山醫智慧。
       出發前,郭禹標教授78歲的母親到醫院為兒送行,母子倆緊緊擁抱。看著母親含淚的雙眼,這位常年奮戰在臨床一線的教授也忍不住紅了眼眶,他安慰媽媽:“我一定會保護好自己,平安回來。”
       對于此次赴塞開展工作,郭禹標坦言既激動又緊張:“畢竟是從未去過的國家,國情和城市情況都不一樣,我們抵達后首先需要做流行病學調查,每個國家的防控體系是不一樣的,我們需要將疫情的具體信息掌握清楚。”
       郭禹標表示,下一步將根據流行病學調查的結果,根據中國自身的經驗和體會,幫助塞爾維亞制定適合該國國情的防控策略。
       同時,他們將通過遠程醫療系統定期與國內展開聯系和討論。“我們后方有鐘南山院士等專家做后援,我們會將掌握的情況反饋回來。”郭禹標說。

    急診科“女超人”熊艷:將竭盡全力開展救治工作


       熊艷教授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女急診科醫生,多年來她奮戰在急診一線,有著豐富的救治經驗。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她擔任中山一院抗疫“特戰隊”和援外“特戰隊”隊長,負責院內及武漢地區抗擊疫情團隊的應急隊伍建設和教育培訓,同時,她還組織急診科和發熱門診的流程建設、人員培訓和質量控制,擔任醫院新冠肺炎診治多學科會診的臨床專家,對新冠肺炎的早期識別、診斷、隔離和治療積累了大量實戰和救治經驗。
       這一次,她將中山一院在抗疫中所開展的培訓內容都帶了過去,這些寶貴的臨床經驗將為塞爾維亞醫護人員防護工作提供參考。
       “此行我們肩負的是國家的重任,希望能竭盡全力開展救治工作,不負重托,不辱使命。”熊艷教授表示,她一定會注意防護,平安回來。
       熊艷教授出發時,她的愛人文愛元和兒子文雋永一直默默陪伴在她的身后。臨行前,兒子主動上前,緊緊擁抱了媽媽。這些年來,當這位急診科“女超人”在臨床一線奮戰時,文愛元一直堅守“后方”,孩子慢慢長大,也能理解和支持媽媽的工作。“她熱愛這份事業,我們要用實際行動支持她。”這一次妻子要“出征”國外,臨別時,文愛元叮囑她:“做好防護,注意安全,保重身體,平安歸來。”

    久久爱www免费人成_人人插大香蕉免费视频_久久黄色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